龙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 飓风

0

本文作者:jss  发布于:2018/4/26  分类:天龙八部sf  点击:


龙飓风——狂人司令深思录(三)十暗箭萘毒

卞兼玺本妄想到柳宣姣家蹭顿晚饭再去闭会,可是赶到柳家时,柳宣姣两口子都已吃完饭去会场了。卞兼玺只得饿着肚子去闭会。等开完“批林批孔息灭陈伯达在朱家庄的流毒大会”再处理完扩音机等物,已经是十点多了。他骑着自行车回家的路上,饥肠饿肚可就“叽哩咕噜!”地跟他捣开蛋了。他一手扶车把,腾出一只手来把裤腰带狠狠地勒紧了两个眼儿,嘴里还自说自话地骂着:你他娘的还跟我捣蛋!这一勒一骂那肚子竟然安生多了。他脚底下一便劲,很快就蹬到了自家的楼下。钻进楼道,一闻到炊烟味,肚子里如同有个淘气的孩子,又“咕噜噜!”叫了起来。“别他妈叫了,你娘早给我们准备好了吃喝,这么一会也等不了了?”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掏钥匙翻开了屋门——哎,若何黑着灯了?他真想大吼一声:若何人都死绝了!把憋的一肚子火撒进去。猝然想到老婆子即日上日班,晚饭后,下班前照例都要睡一觉。他从鼻孔呼出一股粗气,没有喊叫。到厨房一看,煤火上坐着一个生铝锅。翻开锅盖,一股热气冒了进去,锅里温着两个玉米面饼子和一碗东瓜菜。他抓起饼子咬了两口,一边嚼着一边把饭端到了里间屋。他刚操起筷子要吃菜,猝然觉得过错什么。于是他又起身翻开五斗橱,拿出一瓶酒来,看看还有半斤左右,顺手翻开盖“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然后夹了一块东瓜放到嘴里渐渐咂着。他怕老二来了喝他的酒,酒盅也没拿,对着酒瓶又是一大口……

“爸,你若何才回来?”刚睡下的小明扭过头来问,“你是不是看房子去了?我们什么光阴搬家呀?”

“去,去,去!睡你的觉!”一听到说话声,吓了卞兼玺一激灵!听出不是老二而是小明在问话,就横眉立眼地给孩子来了个冷水浇头:“房子的事跟谁都不能说啊!”

小明一看爸爸这么大的火气,哪敢再问,一缩脖子把眼闭上了。

卞兼玺又拿眼斜了小明一家伙,心里说:我这心里正烦着呢,还他娘的问房子的事!房子在那闲着了,就是不能住,一住我这个外敌不就露馅了?说来也怪,人一有了烦心事,相比看七情六欲打一生肖。就像被鬼缠上了一样,甩都甩不开。小明一问房子的事,立码把他这一早晨的的腻味事全都勾了下去……即日早晨开大会的光阴,他总觉得人们在蓄志规避他,像规避瘟疫似地。不但是丁稼轩、钟诚、甄怡翰萧条冷淡他,连柳宣姣也总是蓄志避开他的眼光眼神,不得已说句话也是搭讪,草率……这是若何回事?莫非我有什么场所露了馅?他把他这些天来的行动,像察看电影片子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在眼前过了一遍,觉得本身没露什么裂缝……“铃!”卞兼玺被这突如其来铃声又吓了一大跳,定睛看时原来是闹钟响了……

卞兼玺的妻子吴淑芝撩开搭在肚子子上的浴巾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对丈夫说:“锅里给你热着饭了啊。”

“知道了!”卞兼玺没好气地回了一声。吴淑芝是个极忠诚的人,一看丈夫那股邪劲,知道他在外边生了气。没有理睬他,本身洗漱告竣,带上饭,说了声:“我下班去了。”一拉门走了。

卞兼玺知道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心里说:老二今个若何还不来呀?随即对着酒瓶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把瓶盖盖好,准备一听到叫门声就把洒瓶藏起来。就这么喝了一口又一口,坐钟都打了十一点半,可是老二还是没来!他心里像生了大尾巴蛆,抓也不是,挠也不是……猝然他想起老二即日不能来!老二的丈母娘死了,他去丈人家奔丧,还来个(尸求)!他看了看酒瓶子,就剩个瓶子底了,一直脖子把酒喝干了。然后就着菜根儿吃了一个饼子,也没处理碗筷就恍恍惚惚地躺下睡着了……

突然,他眼前一亮,不知什么光阴屋里闯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柳宣姣!钟诚、丁稼轩、赵陉逵、甄怡翰、郝禹民……也都进了来,人们一个个眼里直往外冒火!高进肖、岳诜渊二人手里拿着一条胳膊粗的铁链子,气势汹汹地往卞兼玺脖子上一套,拉上就走……不知若何离开了个大庙里,殿堂的四壁点着有数只火把。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凉风,阴沉森的像刀子割平常……高、岳二人把卞兼玺己绑到了个石柱子上,石柱子上有个洞,他们把卞兼玺的头发从石柱洞里穿过去,绑到一个铁环上,不计其数的主力军都仇恨地看着卞兼玺,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都想咬他几口……高进肖拿来一根绳子,往卞兼玺的脖子上用力一勒,卞兼玺的舌头就被勒了进去……岳诜渊左手托着一个盘子,右手拿着一把短刀,下去一下子就把舌头割了上去,“当啷!”舌头掉在盘子里收回打铁般的声响!卞兼玺把牙一咬,心里说:爱若何着若何着吧……紧接着岳诜渊又拿刀子在卞兼玺的胸口拉开一个大口子,然后将刀子伸进胸腔用力一剜,“当啷!”卞兼玺的心脏就掉到了盘子里。岳诜渊将盘子往众人眼前一托喊道:“看,我说他的心是黑的吧!”这时小明不知从哪跑了来,只见他赤条条光着身子,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地喊道:“叫我看看!”

“不!”卞兼玺吓醒了,睁开眼一看,小明正在一旁推着他说:“爸,你该下班了。我做的饭,我们都吃完了。”

卞兼玺用力睁大眼往四外看了看,知道本身方才是做了个噩梦,便对小明说:“嗯,你们都上学去吧。”

“即日是星期日。其实七情六欲。”方才卞兼玺喊了那一声“不!”,也把小明吓了一跳,他知道爸爸心里有事,说话也不敢大声:“爸,你擦擦汗吧。”

卞兼玺怔了一下,他看了看小明,心里说:我这是若何啦?他接过小明手里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又到水管那洗了洗毛巾,擦了擦身子。这才算苏醒过去。

他风卷残云地就着咸菜吃了一个饼子,又喝了一碗稀粥,心里总算稳住了神儿。他焚烧一支香烟吸着,心里总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气都喘不匀。眼瞧着五斗橱左右那个空酒瓶,自说自话地说:“妈的,若何做了这么个噩梦?”他俩眼瞧瞧这,看看那,又自说自话地说:“妈的,不行,我得找柳宣姣去!”

***

卞兼玺是外敌这个事,成了主力军头头们的一块心病。即日早晨,丁稼轩掐着钟诚下日班的时间离开了钟诚家。

钟诚的儿子钟林晟正在门口拿粉笔写字玩,见丁稼轩来了,老远的就喊开了:“丁大大。”这里

丁稼轩急速下了自行车蹲下说:“晟晟,你干什么了?”

钟林晟举起手里的粉笔灵活地回道:“我写字了!”

“告诉大大,你会写什么字呀?”丁稼轩笑着问。

“1、2、3、4、5、6、7、8、9、10,百姓、工人、手、口、丁、钟、林、晟。我都会写。”钟林晟卖乖地说,“我还会背好多唐诗呢。”

“好啊,你给我背一首我听听。”丁稼轩很喜好这孩子。

钟林晟马上立正站好,两只小手往后一背,神灵活现地诵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若干好多。”

“哎,我当他这是跟谁说话呢。”林梦鹤从屋里走进去,见是丁稼轩来了,急速招呼说:“上屋里坐吧。”

“走,上屋里看看。打你们搬了家我还没来过呢。”丁稼轩一边往屋里走着一边说,“这也是属于简易房,跟我们五厂的简易房差不多。间量也是一样大,也是一间房子分红一大一小两个小间。棉三、棉四也都是这样的房子。”

“七二年落实政策,我母亲回来自此,我们就没场所住了。钟诚不是在独身只身住了一年多嘛。这次分房,论工龄我俩都是五八年的,我们又是双职工,早就够了分房条件,就给了这么一间平房。”林梦鹤说着给丁稼轩倒了一杯茶水,坐下陪他说话。

丁稼轩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手表问:“钟诚该回来了吧?”

“快了。”林梦鹤也看了看表说,“最近这几天做大红,化料斗劲麻烦,交接班事就多。染大红挺脏,下了班洗澡也得多费点时间——有事?”

“钟诚没跟你说?”丁稼轩说。

“没有。你们的事他平常都不说。七情六欲是什么意思。说了我也不能随便参与意见。参与了意见他是听还是不听?所以我也不问,我就是这个态度。”林梦鹤坦荡地说,“墟落里弟兄们多的,没结婚以前都挺好,一成了家就该闹意见分家了,叫我看多一半怨儿媳妇。由于她看题目的起程点,只从本身的小家庭利益商量,他不也许从小家庭的利益看事。男的还要商量孝敬父母,兄弟情分,儿媳妇就看不了那么高了。再加上农民的小心眼,光想本身沾光,不吃亏。妯娌之间不也许不闹意见。往大了说,刘邦杀韩信,朱元璋火烧庆功楼,都是老婆子出的坏主意。林彪的老婆叶群也没起了好作用。所以我的看法是,女人要是觉得本身有本事,就本身干一番事业,别老在丈夫胳肢窝底下瞎嘈嘈。孙子兵法上说:将能面君不御者胜。就是说将领在外边做战,要由他本身去指挥,君王不要对他的具体行动横加干预干与,这样才能打败仗。女人要是老在丈夫胳肢窝底下说三道四,非好事不可。”

“我赞助你的看法。女人要自强,不要像爬山虎那样‘靠墙’。”丁稼轩笑着说,“你竟然是个有见识的女同志。”丁稼轩一直掌管着大伯哥的分寸。

“钟诚喜好买书看,我没事的光阴也看点书,长点常识呗。”林梦鹤说。

“爸爸,丁大大来了!”钟林晟在门外喊道。

“知道了。”随着话音钟诚就进了屋,对丁稼轩招呼说:“来了一会了?”

“我也是刚到。这不,第二杯水还没喝完。”丁稼轩说,“孩子们长得真快,真是一天一个样,晟晟都长这么高了。”

“可不,这孩子挺贪长。”钟诚放下提包坐上去跟丁稼轩说话。

“这孩子是越来越有前程了。孩子的长相取了你俩的所长,敏捷劲也随你俩。刚来的光阴还给我背了一首唐诗呢。”

“这孩子在外边玩也受气。派性都传到孩子身上了,有的老保儿的孩子比他大好几岁还打他。我就不敢叫他跑远了玩,有光阴就教他写写字,背背唐诗什么的。”林梦鹤一边说着话,一边将一盘包子放到桌上说:“老丁。尝尝我包的包子吧,萝卜干儿馅加了一点大油碴。”

“我吃过饭了。”丁稼轩谢绝道,“他这下了日班还犒劳犒劳。”

“对,我们家有个法则:白面不多,先尽孩子吃。我们俩谁上日班谁吃一顿白面。”林梦鹤又给丈夫端下去一碗绿豆汤,就进来哄孩子玩了。

“你看进去没有,卞兼玺这个事还挺不好办。”丁稼轩说,“关键在柳宣姣身上,八部天龙3sf发布网。你看前一天她在老林家那个态度,她不愿自负这是事实。”

“她惦念没了老卞她就孤立了。”钟诚吃着饭插了一句。

“对。她这小我贴大字报,造张建臣的反,可以说是一员虎将。可是对付卞兼玺这个事,她就没有丈夫汉的气度了。”丁稼轩说,“而且这事咱俩还未便说,她怕咱夺了她的权。”他朝钟诚嘲笑了一下说,“她真是太多心了,我们俩若何也许做那种事呢?退一步讲,她有什么权?”

“说到底这又是一个打江山坐江山的老题目。冲冲闯闯咱不行,排兵布阵她不行。假如把这两类人的所长连合起来,各尽所能,可以变成一个无缺的指挥班子。她若何会多这个小心眼呢?老林把话说得多明白,咱现在有什么权可争?”钟诚吃完饭把盘子往左右一推说,“不行了,那天闭会的光阴,当着大伙的面,我把咱的想法坦直给大众,咱必定学诸葛亮,绝不做曹操,立‘军令状’都行。”

“没用。”丁稼轩轻轻一笑说,“你是在大都邑工人家庭长大的。她呢,到底是墟落进去的老娘们儿,又没什么文明。你不理会大都墟落人,那种只看见鼻子尖上那个芝麻粒的小心眼。既然她是这种人,你把天说破了也说不动她的心,而且你是越表明她就越多心。”

“这又不是战争年代,可以公开里把老卞办理掉。”钟诚说,“这可是关连主力军生死存亡的小事呀。”

“咱这就去柳宣姣家看看,促促她,叫她下决心甩开卞兼玺。假如她还是不肯动卞兼玺,咱也别跟他来硬的。”丁稼轩说,“再看看郝禹民、甄怡翰、赵陉逵几小我是什么意见。他们仨比咱有资历说她——对了,老赵跟卞兼玺的关连特别好,这又是一关。总而言之,咱还不能由于卞兼玺的事跟柳宣姣闹翻了。”

“那不等于帮着卞兼玺立了一功?”钟诚苦笑着说。

“咱走吧。”丁稼轩说着和钟诚所有直奔柳宣姣家。

***

卞兼玺是奸细这件事,像大脑肿瘤似的折磨着柳宣姣。她以至都不知道本身是若何从林蔚珲家进去的……下午卖肉又把手拉了个口子……早晨开大会谁说的什么,她如同一个字也没听见……回家自此她本想和丈夫说道说道,可是小女儿扁桃体发炎,发烧40度,急得老杨抱着孩子去医院了。等到他们回的光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再给孩子喂喂药,一直折腾到一点多。杨松柏怕孩子再有什么事,就守着孩子在外间屋睡下了。柳宣姣本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光阴睡着的,天一亮就醒了。她洗了洗脸,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末了还是不得不把丈夫叫醒了。

杨松柏一听说卞兼玺是奸细,也是十公恐惧,信口开河地说:“是真的吗?”

柳宣姣为这事翻腾了一天一夜,就是希望卞兼玺不是奸细。她卖肉卖了十几年,也是个敢切敢拉的主儿。就她那脾气,要是换第二小我,两句话就把他“蹶”跑了!可是即日叫她拿“刀”割掉卞兼玺,

我也气咻咻跟着他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也气咻咻跟着他往回家的路上走

七情六欲打一生肖。她觉得好比本身卸本身的胳膊……在她看来,主力军的天下是她柳宣姣打上去了!可是自从钟诚、丁稼轩参与了主力军自此,小事小事差不多都是他俩说了算。本应当我柳宣姣指挥的主力军,钟诚和丁稼轩倒成了元帅。我柳宣姣倒成了传令官了——顶多是个先锋官!为这事,卞兼玺可是跟我说了好几回了,他人谁这么向着我说话呀!现而今卞兼玺再被赶跑,我柳宣姣就得变成管后勤的老太婆了……柳宣姣跟杨松伯说这事的宗旨也是寻求维持。俗话说:石打铜铁音不同。阳世任何事物在大脑里的反响,也一视同仁,因人那时的客观认识而不同。“是真的吗?”这句信口开河的话,在杨松伯那里的直观反映是“简直不敢自负”。可是到了柳宣姣这里就成了“不可轻易自负”了。对于飓风。是以她一绉眉头说:“说的就是呢,就老林这么一说,没凭没据的……”

这夫妻俩,论脾气都是硬碴。可是在十几年的磨合中,柳宣姣变成了钢,杨松柏变成了铜。好比两个齿轮,杨松柏的齿牙就磨圆了许多。他一听老婆这话,心里天然明白了八九分。他清楚,这种事只能是公安局和卞兼玺之间的事,主力军不也许拿到什么证据。柳宣姣和卞兼玺的关连他最清楚,题目在于如何替老婆圆这个场。是以他一边垂头琢磨,一边拿余光扫着柳宣姣的反响,一边自说自话地说给老婆听:“这个事要是在战争年代,搞武装搏斗那会儿还斗劲好办。咱可以设计考验他一下,是奸细一枪就把他干掉了!可是现在不行啊,你假使知道他是奸细,我们能把他若何样?再说了咱干的事都是为国阵亡的,他就是通风报了信又能若何样?反正咱就是个贴大字报。万一有什么要紧事,避开他也就行了。”这时他看着柳宣姣挺安定,就接着说:“那天在老林家说那个事的光阴,是光你们几个。可是其后决意在棉一礼堂闭会,知道的人可就多了,谁知道是谁走漏的新闻?”

“就是的,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柳宣姣眼里闪出了希望的光亮。七情六欲天龙。

“再说了,你跟卞兼玺六六年造反的光阴就认识了,又都是财贸体例的,这一次又是所有贴的大字报,叫公安局抓了放,放了抓的折腾了大半年,就这么无凭无据地把人家当成奸细,我看不好说。”杨松柏不住地摇着头,语气越来越坚忍地说:“再说了,他来了若何美意思撵他呀。”

“说的就是呀,咱也使不进去呀!”柳宣姣也声高气粗了。

“我说宣姣啊。”老太太不知什么光阴进来了,她用坚毅的眼光眼神看着女儿说:“你是主力军的头把手,干的是震天撼地的小事,大众可都看着你了。你可不能把军政小事当成家务事呀!家务事上咱可以吃亏让人……”

“哎呀妈,主力军的事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此时的柳宣姣好似一个溺水者,好不容易抓到一根稻草,老太太喊她往岸下游,她哪里听得进。

“好,好,好,我不论。”老太太转身往外走着,嘴里还是把要说的话撂给了柳宣姣:“俗话说:当断一向,必受其乱。手软掌不了权,心软管不了钱。”

“钱,什么钱?老杨开支了?”卞兼玺手里拿着香烟,故意点头摆尾地走了进来。

“你是属钱串子的,就知道钱!”老太太剜了卞兼玺一眼,心里说:看你像小我似的,若何干这种丧尽天良的缺德事!

“大娘这是若何啦?一清早就顶着一脑门子官司。”卞兼玺厚着脸皮说。

“看不见孩子发烧了!”柳宣姣当断一向,老太太只好把话岔开了。

“是吗?我看看若何回事。”卞兼玺说着就伸手去摸孩子的额头。

“快起开这,你这满嘴的烟气别把孩子呛着!”老太太倔声倔气地把卞兼玺拨拉开了。

卞兼玺碰了一鼻子灰,只得硬着头皮往里间屋走。他一看柳宣姣夫妇脸上都还拉着战幕,心里已经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就故意装傻充楞地说:“嗨,我还当你俩都没在家呢,还苦闷着点抱孩子看看去!”

“看过了,没事。”柳宣姣倒是想陪个笑脸,可她笑不进去,只得拿话遮挡:“我娘嫌我一天天老不着家,连孩子也不论了。听说七情六欲指的是什么。”

“噢,我说老太太若何这么大的火气呢。”卞兼玺借风使舵地说,“你也是,不论若何说你现在也是军座,手底下这么多人干吗不美意思使唤。现在不是现代,现代都是大将军骑马端枪冲在前边,现在当大将的都是在后边指挥,你说话谁敢不听!”

老太太方才撂下那两句话,不是一点作用不起。柳宣姣两口子此时如同趴在鳄鱼身上,又怕淹着,又怕咬着,又怕鳄鱼尾巴抽着。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柳宣姣到底有应付顾客的手腕,就搭讪道:“什么官呀将的,咱不就是个卖肉的。”

“卖肉的若何啦?三国光阴张飞不就是卖肉的?刘备是卖草鞋的,关公是卖豆腐的,其后不都成了小事!朱元璋还要过饭,当过和尚呢,哼!”卞兼玺心里明白,别看柳宣姣嘴里说不美意思,心里美着呢!我把你吹的晕乎乎的,你就更不好说奸细的事。你要是说了,我立码批评你,反正你拿不出任何证据来。他偷眼看着柳宣姣两口子并没有向本身创议攻击的意思,又趾高气扬地接上一支香烟,吞云吐雾地说:“前一天参与会的人可真不少啊,我估摸了估摸,得有两万人!这家伙,咱主力军真成了主力军了。照这么进展下去,再开上几回大会,咱主力军就成了野战军了!”世上的事就是这个样,当匪贼进了你的家你不知如何是好的光阴,匪贼就成了仆人。卞兼玺一边用力吹着,一边拿眼扫着柳宣姣两口子。猝然他想起一件事来,便用力把嘴里的烟一吐说:“喂,宣姣,你听说没有?晚香玉那边又拉起了一个山头,叫什么?对了,叫‘五不怕’。”

“是吗?”柳宣姣一听这个情况,立码机灵起来。

“是马呀?是骡子吧!听说那娘们儿把陆剑川、杨韦奂,还有S所的杨苏淮都拉过去了,还拉走咱主力军不少人!”卞兼玺一看柳宣姣对这个事如此感趣味,就添枝加叶地把这锅菜炒得叮当响。

“晚香玉这小娘们儿,这不是故意跟咱主力军唱对台戏吗?”女人与女人的妒火立刻在柳宣姣的心里燃烧起来。

“我说军座,你是不是还没睡醒?人家可不是跟你唱对台戏,人家是要拆你的台!听说那小娘们儿还要把钟诚和丁稼轩都拉过去呢!”卞兼玺顺势纵队她来了个火上撒硫磺。

“我早就看出那个小娘们儿不是个好东西!”柳宣姣心里的妒火立码变成了怒火。

“她凭什么?她就仗凭着她老头子陈璜跞当过工联司的作战部长。”卞兼玺继续煽着风说,“所以她才打工联司头头的主意。”

“大娘。”钟诚和丁稼轩来了,进门时和老太太打招呼。

“你们俩可来了!”老太太密切,热情地应对着,她突然把脸一沉小声说:“奸细在外头了。”

虽说没和老太太共过事,可是这一句话和她那表情已经解释了一切,七情六欲指的是什么。两小我会意地朝老太太点了颔首,朝里间屋走去。

“二位军师驾到!老太太里边坐,又背风又温暖!”卞兼玺听到钟诚和丁稼轩来了,急忙站起来迎了下去,以夸大的行为妆饰成饭馆跑堂的架式,又颔首又哈腰地笑道:“二位吃点什么?我们这有炒饼,有烩饼,还有闷饼……”

“我要小葱拌豆腐!”钟诚板着脸说着,他用审视的眼光眼神扫了柳宣姣和杨松柏一眼,想看出个一二三,或爽拖拉性把卞兼玺变成奸细的事挑明,叫他自此没脸再来。

“好了您啦,一斤炒饼,半斤花生米,四两老白干儿,外带胡椒面儿!”做贼心虚的卞兼玺是个二皮脸,天然听得出钟诚的话里带着剌了,可是他把早就准备好的“滚刀肉”端了进去,故意扯起嗓子,胡乱学着《平原游击队》里的台词喊了起来。

“嘿嘿!”柳宣姣两口子先后笑了起来。

钟诚瞪了柳宣姣一眼,心里的烽火像是被两支水枪喷了一家伙。

丁稼轩一看这局面,天然明白是若何回事了。他抬眼碰了一下钟诚的眼光眼神,轻轻苦笑了一下,似乎在说:看,还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然后他对卞兼玺说:“老卞呐,你就不该参与主力军。而且,照你这年龄学戏也打不进去了。可是你要演电影还是满不赖,最少说你要是演《渡江窥探记》里的那个猴七儿,我不知道飓风。《地雷战》里的那个偷地雷的鬼子,准是一演就像。”

“丁儿。”卞兼玺用怪诞的声调叫了一声,然后扔给丁稼轩一支香烟说:“您啦今个早起吃的涮羊肉还没吃够,跑这来又拿我开涮了。”

有人说“香烟是一支装满二十发子弹的手枪,专供自戕。”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在十二分看重人情面子,讲求“烟酒不分家”的中国,这只“手枪”还可以用来“谋杀”对手。一支香烟扔过去,对方防不胜防,只消一接了那烟,“谋杀”的了弹就算打中了。卞兼玺天然是玩“枪”高手,他随即划了一根火柴,躬身去给丁稼轩点烟。丁稼轩无法绝交,只好束手就“噙”了。

“吸烟等于慢性自戕,你小子是害人又害己呀!”钟诚心里总觉得气不出。

“这叫做‘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卞兼玺油腔滑调地说,“你享不了这个福。”

“嘿嘿。”柳宣姣笑嘻地说,“钟诚,别看你开大会讲话讲那么好,要是论耍贫嘴,你还不准说得过老卞。”

“你别忘了我是天津卫长大的,对付他还不是小菜一碟儿。”钟诚嗤之以鼻地说,“他说他是唱花脸的,现实他是唱三花脸的。”

“你说你公平,我说我公平。公平不公平,唯有天知道。”叫柳宣姣这么一说,卞兼玺知道柳宣姣已经吃了本身的“滚刀肉”,索性厚着脸皮学起《苏三起解》里崇公平的音调喊叫起来。

“哈哈!”柳宣姣两口子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

丁稼轩和钟诚也委曲地笑了。

“这就叫不说不笑不喧嚷。行了我这个三花脸唱完了,你们元帅、军师的该商量什么小事商量吧。我去工人文明宫看看有什么事没有,今个是老赵值班。”卞兼玺见他们都笑了,本身的头一步计划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他知道这个事还不会就此完事,还要有进一步的较量。与其在这呆着,还不如尽早走下一步棋。可是做了贼到底心虚,出门前他又对柳宣姣说:“晚香玉那边的情况,你跟二位军师说吧!”

***

俗话说:酒色不可多贪,多贪必成灾荒。

饮食任事公司行政科有个以工代干的外勤叫朱兆靖,四十来岁,瘦高条,小白脸,自来卷的大背头总是梳得极度光亮。他常穿一条笔直的深蓝色确实良长裤,脚登一双棕赤色皮鞋,漂白的军官半袖衫往腰里一煞,风韵翩翩。朱兆靖还能写会画,在单位写个标语牌,安置个会场什么的很有一套。在这个底盘大机关小的公司里,是个很招眼的人物。由于总有一些招花惹草蜚闻围着他转,一些人背后里叫他“纨绔子弟”。原来他是在工会做鼓吹职业,由于发了狂,就被调到了行政科。

行政科长叫扈实,四十来岁,人长得又黑又矬。是3312部队留转上去的一个小连长。支左的光阴他就看上了一个年青貌美的售货员任艺兰。扈实当了行政科长自此,就挖空心理把任艺兰调到了互换台,当了一个话务员。任艺兰长的像朵喇叭花,扈实时时诳骗职业之便,偷偷的上去“采蜜”。你知道八部天龙sf发布网。

人们只知“秀色可餐”,岂不知“秀色”亦可“餐人”。自从朱兆靖调到了行政科,任艺兰就把朱兆靖当作了西门庆,,扈实可就成了武大郎。一来二去的说他们仨人的笑话像花粉一样飞遍了左科右室。扈实只想吃独食,更不能容忍一个狂人跟他共采一朵花,他挖空心理地想分离朱、任二人。可是偷情具有极强的排出力,任、朱二人简直像上了锁,硬是拆不开。量小非正人,无毒不丈夫。扈实终于下决心设了一计,他寻了个机遇,派朱兆靖和任艺兰所有到邯郸游览进修。并派了本身的知交给他俩设了个圈套,结果朱、任被当场绑了对。扈实高下活动要劳教朱兆靖,闹得朱兆靖惶惶不可整日。

呙英泉的表小舅子儿在饮食任事公司当保卫科长,呙英泉得知这一情况后,知道朱兆靖是主力军生动人物,是主力军写大字报的熟手。于是呙英泉亲身跑到饮食任事公司给朱兆靖做职业,说只消他招呼向呙英泉汇报主力军的情况,就可免得受科罚。假如有建功阐扬,还可受奖,擢升。胁制迷惑之下,朱兆靖招呼做了奸细。

这一天朱兆靖到百货公司推销文具,路过朱家庄剧院,碰巧遇上了呙英泉。朱兆靖不敢怠慢,老远的就下了车子躬身向呙英泉打招呼:“呙局长干什么去?”这呙英泉是到朱家庄剧院闭会的,由于来晚了,正急着赶路。猝然听到朱兆靖和本身打招呼,他是又想下车子又不想下车子,迟疑之间便含模糊糊地说了声:“我去剧院闭会。”急速蹬着自行车朝剧院门口奔去。朱兆靖一直目送呙英泉走进了剧院,有时间看到了剧院门口停着五六辆小轿车,还有七八车吉普车,另有百十辆自行车,门口还有两个警卫站岗。他不由得心里想:谁作讲演这么大气势?莫非是张建臣?他这么想着,已经骑着自行车离开了百货公司门口。

人有七情六欲。论花心,朱兆靖是想着任艺兰。论政治看法,朱兆靖是向着主力军。八部天龙sf发布网。做外敌是不得已的事。登场阶的功夫,他脑子里突然爆发了个念头:要真是张建臣作讲演的话,把这个情况告诉主力军有多好,主力军不是贴出大字报要见张建臣吗?又一想不行,这要是叫呙英泉知道了是我泄的密,我准得进劳教所!便作废了这个念头。

无巧不成书。朱兆靖买完文具走出商场上台阶的光阴,迎面碰上了白脸瘦子。两人打招呼的功夫,朱兆靖脑子里又闪出了一个念头:叫白瘦子去送信不是挺好吗?想到这,他鬼使神差平常那话就说出了口:“瘦子,我取得了一个重要情报。”他把白瘦子叫到一边,咬着耳根说:“现在张建臣正在朱家庄剧院作讲演了,他一会讲完话还不得进去……”

“我明白了,这回看他老小子见不见!”白瘦子身子笨,脑袋瓜可不慢,他欢喜若狂地问:“这情报确实吗?”

“百分之百地确实。不信你到朱家庄剧院去看看,一看你就明白了。不过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跟你说的,把我闪现了自此就得不到情报了。”朱兆靖说得极度负责,庄严而奥妙,令白瘦子不得不信。

“好吧,这个事你就交给我吧,安全干得滴水不漏!”这白瘦子自打冲击市委自此,卞兼玺到家找过他。说柳宣姣等人对此事极度恼火,岳诜渊等几个年老人憋着劲要揍他。吓得白瘦子一直不敢进柳宣姣家门。其后主力军占了工人文明宫,他也是常在楼底下转,不敢轻易上楼。这会儿一听朱兆靖讲这情况,他心里想:对比一下七情六欲指的是什么。这不正好是我戴罪建功的机遇吗?就满口应承了上去。等朱兆靖走了自此,他不宁神,又骑上自行车到朱家庄剧院门前转了一圈,一看剧院门前竟然停放着十好几辆小轿车和吉普车。在这个中等都邑里,县团级群众到市里闭会,也多是骑自行车。这么多轿车和吉普车,又唯有“上海”没有“红旗”,这肯定是市委的头头在这闭会。一种建功心切的激动,催他蹬上自行车一扎头直奔工人文明宫。若是把工人文明宫、百货商场和朱家庄剧院这三个点用直线连起来,险些是个等边三角形,转上一圈也不会十几分钟,白瘦子很快就跑上了工人文明宫四楼平台……

即日是赵陉逵值班,他来这不久甄怡翰就来了。原来甄怡翰也为卞兼玺是奸细的事惊慌,一早晨没睡好觉。一大早他去找郝禹民,他知道卞兼玺和赵陉逵关连最好,拉上郝禹民便于压服赵陉逵,还可以和赵陉逵联合商量个举措去做柳宣姣的职业。由于他知道这三小我去找柳宣姣说这个事,要比钟诚、丁稼轩找柳宣姣说这个事得力的多。可是郝禹民感冒发烧不能来,他就只得本身来找赵陉逵。赵陉逵一听这事就火了,他最恨主力军出叛徒,可又不自负卞兼玺是叛徒。他说要是卞兼玺真是叛徒,他就亲手把他狗日的打跑,叫他永世不得沾主力军的边!甄怡翰哪里拿得出证据?于是两小我就吹胡子瞪眼地争吵起来。这时卞兼玺来了,俩人彼此瞪了一眼,只得连话带气都咽到肚子里。卞兼玺一眼就看出他俩剑拔弩的架势,他故意装傻充楞地和他俩山南海北地聊起天来。

正说得没话可说的光阴,白瘦子急三火四地跑来了,一见他们仨,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张——张建臣在朱家庄剧院作讲演了!这会去截住他最好不过了!”

“你说什么,是真的吗?”甄怡翰疑信参半地问。

“我这么小孩儿了,说这实话干什么?你去看看剧院门口那些个小轿车!”白瘦子见甄怡翰不自负本身,越发惊慌起来。

“走,八部天龙3sf发布网。是他不是他去了就知道了!”赵陉逵正为卞兼玺的事窝着火,一听说张建臣在朱家庄剧院了,马上像点着火的雷管似的站起来就要走。

“歇着你的吧!就咱这俩人去了顶什么事,见着张建臣了又若何样?”卞兼玺知道此举事关强大,深怕惹起麻烦来本身担干系。

“就是的,要是人多点就好了!”白瘦子本想报个信就完事大吉了,而今要去降生入死,吓得他屁股沟都发紧了。

“钟诚和丁稼轩都在柳宣姣家里了,去叫他们!”卞兼玺想多延宕一点时间。

“好,老甄去柳宣姣家叫人。老卞、瘦子,我们去剧院!”赵陉逵不论三七二十一,一边宣告着命令,一边提上鞋往楼下跑。

卞兼玺一看这阵势,真是进退维谷。他心里骂白瘦子,若何送来这么个晦气信儿!又抱怨赵陉逵若何不叫我去找人?他怕本身不去会惹起赵陉逵的疑惑,又怕截了车而惹起祸端……其后了一想:操他个娘,反正有牛腾给我撑着腰了,我怕鸡巴什么?“走!”他大吼了一声,壮着胆子往楼下跑去。

白脸瘦子一听卞兼玺喊“走!”,以为是喊他了,也就下认识地跟着跑下楼去了。出了工人文明宫往西边一拐,他两条腿就发软了——他真忏悔不该来送这个信,可是又找不到“溜之乎也”的借口和机遇。

赵陉逵披肝沥胆,稳重不迫,身先士卒,勇往直前……

卞兼玺两条腿跑着,肚子里还有二十五个小老鼠在跑——他恨不得跑到赵陉逵前边去,给市委什么人送个信儿或发个什么信号,叫张建臣躲过这一劫,我不就立了一大功?他又恨不得这是个假情报,张建臣根基不在剧院,这样的话本身跑的越快,解释本身对主力军越忠心,天然就能给“外敌”包上一层赤色。可是他一想:万一真他娘的截住了张建臣,铸成大错,牛腾也保不了本身若何办?他这么一嘀咕着,早比赵陉逵拖后了十几米。

白脸瘦子更是前怕狼后怕虎,跑着跑着眼看快到家庄剧院了,他如同看见了鬼门关,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喊了起来:“哎呀,我不行了,我有心脏病,我跑不动了!”他一边看着老赵和老卞,一边渐渐往前走。

赵陉逵刚跑近剧院,猝然看见一辆黑色上海轿车正往外开,心想:准是张建臣那个老小子!赵陉逵是当兵的出身,此时就像听到了冲锋号响,他一往直前地冲下去,拿出黄继光堵枪眼的心灵,一下子扑到了轿车前边……

轿车司机将车开出剧院正要拐弯,突然创造车前头趴着猛虎般一个大汉,吓得他魂飞胆裂,身子一挺,下认识地踩住了刹车,轿车“嘎!”地一声停了上去。司机怒火冲天探出头来骂道:“你找死!”

赵陉逵虎目圆睁地看着司机喊道:“我找张建臣!”

司机一听立码吓了一头汗……

这时卞兼玺跑下去了,他根基不想和赵陉逵所有拦车,就装作去看车里坐的是什么人。不料他扒头一看,里边坐的正是张建臣——此时正吓得神志蜡黄在那里筛糠。卞兼玺也吓得舌头一颤抖说了声:“真是张建臣!”

这时在剧院门口值勤的两个警察听到了急刹车声,一看市委书记的车被人截住了,急速跑过去救驾。一个警察去拉赵陉逵又拉不动,就厉声呵斥道:“这是市委书记的车,你想干什么!”

赵陉逵早有准备,他间接了当地大吼一声:“我这是拦轿喊冤!”

“你给谁喊冤?”那警察连急带吓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给被你们整死的一千多冤魂喊冤!”赵陉逵义正辞严地大声喊道。

另一个警察去拉卞兼玺。卞兼玺朝他一瞪眼,抬高嗓门骂道:“你妈了个巴子的,你不去拉前边的那个,你他娘的拉我干鸡巴什么,我是山药蛋!”

在神经极度危机的情况下,一个听惯了命令的警察听就任何命令也会去推广。这个警察并不知道卞兼玺的身份,在这种心灵极度危机的情况下,也就驯服地去拉赵陉逵。

可是这赵陉逵身大举不亏,一句。他死死地抓住散热片不放,两个警察硬是奈何他不得。这时又从剧院跑来七八个警察,十来个警察抱腰的抱腰,抱腿的抱腿,抠手的抠手,硬是把赵陉逵抬了起来。

卞兼玺这才松了一语气口吻,随着来拉他的警察离开了轿车。

司机一看把人抬走了,这才把魂招回来开动了汽车。

坐在车里的张建臣早吓得魂不附体了,身上像抽了筋似的溜到了车座底下团成了一个球。汽车开上了马路,司机从回视镜里看不到人,就用力喊道:“张书记,没事了!”张建臣抬起头看了看外边,汽车竟然在缓慢地跑着,这才渐渐地爬到座位上长长地出了一语气口吻,三魂七魄这才附了体。猝然,他觉得大腿根部若何凉乎乎的?用手一摸,大白脸“刷!”地红到了耳根——原来是尿了裤子!

张建臣的轿车开走了,警察们认出“拦轿喊冤”的是主力军,没有上级的命令,谁也不敢轻易惹他们,只好把赵陉逵放了。卞兼玺急速跑过去对赵陉逵说:“操他娘的,还是叫他老王八蛋给跑了!”

“你小子不上前边拦车,跑到后门那干鸡巴什么!”此时赵陉逵是一万个悔恨没有拦住张建臣的轿车,没有等到援兵赶到。

“我……我……”卞兼玺被问得一楞,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眼珠一转说:“我是想把门弄开,把张建臣老小子从车里拽进去,可是那门弄不开!”

白脸瘦子看到轿车开走了,急速跑到赵陉逵跟前矫揉造作地说:“唉,白费了半天劲,架不住他们人多!”

“走吧,就这也把张建臣老小子吓得够呛!”赵陉逵自我慰劳地说着便往回走。

卞兼玺、白脸瘦子一左一右紧随其后。

三小我刚拐到中山路上,迎面正碰上了甄怡翰和柳宣姣、钟诚、丁稼轩和几个路遇的主力军。都骑着自行车正缓慢地往这边赶。一见赵陉逵他们仨往回走,柳宣姣就急三火四地问:“若何样,是张建臣吗?”

赵陉逵冲着柳宣姣几小我“嘿嘿!”一笑说:“跑(尸求)了!”

“嗨!你们俩来晚了一步,要是再早来五分钟,其实六欲。张建臣老小子就跑不了了——车里边就是张建臣那个老鳖!”卞兼玺连比带划地说,“他们下去三四十号警察,足有二十来个警察硬是把大老赵给抬起来了!我这小细胳膊快叫警察给拧折了!”

“哎呀,你们没看见那体面!敌我两边的对比是一比五十,两军混战,真杀得一刀两断!马路上看喧嚷的人海了去了!要不是他们人多,非得把张建臣老小子从车里揪进去不可!”白瘦子一看卞兼玺在吹法螺,也就添枝加叶地说:“你看我们仨,浑身高下都湿透了,相比看

七情六欲是什么意思,所以六种情感又被细分成了七种七情六欲是什么意思,所以六种情感又被细分成了七种

跟刚从水里捞进去的差不多!”

从人一看他们仨竟然是大汗淋漓,背心都贴到身上了,便都投以颂赞和慰劳的眼光眼神。柳宣姣煽惑他们说:“这一回也叫他们知道知道主力军的锋利,打不着兔子也吓得他十天八天不敢出窝!”

“哈哈!”大众都开心肠笑了!

***

经过这场虚战,卞兼玺和白脸瘦子在主力军当中自吹自擂,赵陉逵又“不拘末节”,任卞兼玺二人吞云吐雾,简直成了兴风作浪的天兵天将。这样一闹不但白脸瘦子又在主力军中站隐了脚根,更是冲淡了卞兼玺是奸细这件事,使钟诚、丁稼轩、甄怡翰等人都未便提起这事了。但是卞兼玺并不是以感到知足,他知道,要在主力军中保住本身的主题职位,保住第二套房子如期到手,光打这种遮遮掩盖的主动仗可不行。他要挖空心理地变主动为主动。他绞尽脑汁地盘算着如何做职业,从谁身高起首。末了终于想到了高进肖。那一天是高进进肖把他叫走换粮票的,这里边必定有文章,高进肖必定知道内情。他还知道,高进肖究竟年老,头脑轻易,又是个直性子……于是他狠了狠心,咬了咬牙,下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决心,花了一块七角八分钱买了一瓶红粮大曲,晚饭前赶到了高进肖家。一进高家的门,二话没说“当!”地一家伙把酒撂到了桌子上。

烟酒不分家。礼多人不怪。

这高进肖年岁不大,酒瘾不小。一见卞兼玺拿来一瓶红粮大曲,又不测又安乐,心里说:这年头结婚请客都有是上散白酒,他今个儿这是若何啦?连忙笑嘻嘻地说:想知道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我这有酒。你想找我喝酒若何不早点说,叫我准备两菜呀!这会买豆腐都要票,你叫我……”

“别说了!”卞兼玺一揿高进肖的肩膀,故作激昂大方义气地:“咱哥们喝酒还讲求什么菜呀。上回我在老赵家喝酒,俩人就着一块臭豆腐喝了一斤酒!有咸菜没有?拿个辣椒,剥个蒜瓣也行。”

“你说的了。家里有几个西红柿,我去弄个西红柿拌白糖。”高进肖也是个热心肠,进来功夫不大就弄来了一盘西红柿拌白糖。

“这个菜太棒了!”卞兼玺把瓶盖一咬,每人倒了一杯,俩人喝将起来。

高进肖是当地人,在寺钟街住着独门独院。他母亲怕慢待了宾客,又煮了一盘五香黄豆端了过去。

卞兼玺又是大娘长大娘短地感动了一番。

高进肖问卞兼玺有事没事?卞兼玺推说没事,尽管津津有味地吹乎上午阻拦张建臣小轿车的事。高进肖信以为真,陪着他对杯把盏。喝得鼓起,两小我就吆五喝六地划起拳来。眼看一瓶洒喝光了,高进肖又翻开了一瓶收藏的衡水老白干。

卞兼玺是有备而来,早就留着一手。他看到高进肖喝得有七八成醉了,突然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吧嗒,吧嗒!”掉开眼泪了。

“若何啦,喝多了?”俩人喝酒时,高进肖喝得实在,卞兼玺喝得奸滑,这时高进肖的舌头有点发硬了。

“呜——呜——”不问便罢,这一问卞兼玺就坡下驴地呜咽起来。

“若何啦,谁欺凌咱哥们啦?”高进肖见他这么一哭,真是又腻味又惊慌。

“啊,我没事!”卞兼玺一举头装作没事的样子,满脸泪涟涟地说:“没事,喝酒!”一边说着一边本身干了一杯,然后把酒杯底朝上亮给高进肖看着说:“喝!”

高进肖瞪着俩眼看着卞兼玺,一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陪着喝了一杯。

“来,喝洒!”卞兼玺又端起一杯催着高进肖喝酒。

高进肖下去一把抓住卞兼玺的手说:“你——有事!”

“没事!喝——酒。”卞兼玺说着眼泪又一串串流了上去。

“你扯鸡巴蛋,你——有事!”要是还吆五喝六地一边喊叫一边喝,高进肖还能喝上几杯,这会儿心里一腻味,心灵头可就压不住酒劲了。

卞兼玺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就差末了一把火了,便不醉装醉地说:“我有事,我有什么事?我黑不溜秋的靠边站就行了呗!我还能有什么事?若何现在天下也打上去了,该耍笔杆子的坐天下了。我一个大老粗成了臭狗屎,谁都不答理我了,我还有什么事可说?说了顶个雀子头用?呜——”卞兼玺爽拖拉性放声痛哭起来,哭得还特别难熬困苦。

虽说醉酒不醉心,可是酒喝多了脑门那个“站岗的”就真醉了。高进肖一听卞兼玺说这事,也勾起了他的心事,他红着两只眼怒视着卞兼玺说:“什么鸡巴大老粗不大老粗?你小子不是人!”

“我咋个不是人?”卞兼玺急速诘问。

“你他妈是叛徒、外敌、工贼!”高进肖舌头发直嘴发僵了。

“噢!我说这两天若何不对劲呢,闹了半天你们把我当成叛徒了!”卞兼玺早有留意,他“腾!”地站了起来,“啪!”一下把个酒盅往地上一摔,装出醉醺醺的样子,拿手一指高进肖:“好啊,我是叛徒!即日我总算刨出根来了。哼哼,小高,当哥的不是跟你吹,论上北京,我比你去的多;论贴大字报我比你早,比你多;论挨抓我也比你多的多!说起挨抓来了,哪一会不是我跟柳宣姣、老赵他们一块抓进去一块放进去?啊!现在天下打上去了,我倒成了叛徒了,飓风。是不是?啊?这话是谁说的?是你说的,你给我拿出证据来。是他人说,你给我交出这小我来!盐打哪咸?醋打哪酸?得给我说出个一二三!俗话说:捉贼要见脏,捉奸要拿双。甭管谁,你要是不给我拿出个一二三,我姓卞的跟他没完!拿证据吧,只消有证据,我马上就撞死在这!拿呀?”

高进肖确实有七八成醉了,可是七八成并不等于十成醉呀?他可知道这是在他本身家里呀,要是卞兼玺真的在家里撒开了酒疯,碰个血里糊拉的可就麻烦了!他这么一激灵,心灵头可就下去了两三分,酒劲可就压下去两三分。面对卞兼玺的质问,他忏悔本身不该说走了嘴,喝的醉啦咕咚的我上哪给他拿证据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高儿,高儿!”卞兼玺连叫了两声高进肖,又困苦地呜咽起来。他用手拧了一把鼻涕往身上一抹,说:“高儿啊,你为什么参与主力军?我知道你是个逆子。你要给你爹报恩,你是个大逆子!你爹是在牛棚里被狗日的打死的。我也住过牛棚,我叫狗日的们装进盛黄豆的口袋里打个半死啊!高儿,我比你大几岁。老哥我哪点对不起你?哪回你上北京告状不是我给你换全国粮票?你记住,再换粮票还找我!啊。我是叛徒,别习染上你了,我走了——我他妈的走!”说着他晃晃悠悠地朝门外走去。

高进肖见卞兼玺真要走,怕他路上出事。就悠悠晃晃地抢上一步,拉着卞兼玺说:“老卞,你不能走,进来叫车碰着若何办。”

“好啊,叫车轧死不就仍然如故了吗!”卞兼玺用力挣脱高进肖的手,离开院子里推上自行车就往外走。

高进肖一看卞兼玺非走不可,也推上本身的车子跟上他走。真假两个醉汉一前一其后到大马路上,卞兼玺故意晃晃悠悠地上了自行车。高进肖也悠悠晃晃地骑上车子跟他走。好在这时已经是早晨十点多钟了,路下行人,车辆都不多了。两辆自行车一前一后,像扭秧歌似的歪歪扭扭地离开了中山路上往东走。走着走着卞兼玺骑到了一块砖头上,“叭!”一下摔了个狗吃屎!他觉得脸上一阵疼痛,拿手一摸湿乎乎粘乎乎的,知道这是摔破了脸,但题目不大。就顺手在脸上一划拉站了起来。又晃悠了几下子,抱住路边的一根电线杆喊道:“高儿,高儿!我可没有对不起你呀!我是叛徒!你走吧,可别习染上你了。啊!”

高进肖恍恍惚惚地以为卞兼玺真地醉成了烂泥,,又看他摔得满脸血里糊拉的,落井下石情不自禁,尤其忏悔本身不该说卞兼玺是叛徒这事,急速掏出手绢给卞兼玺擦脸上的血。

不醉装醉的卞兼玺可知道这血的价钱——盼愿它弄房子呢!哪容得高进肖来擦?他一挥胳膊就把高进肖的手翻开了:“别习染上你了!”然后猫下腰把自行车搬起来,推了几步又骑上了。他歪歪扭扭地骑了一会儿,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一拐弯就进了棉四宿舍,三拐两拐到了柳宣姣家。

柳宣姣两口子正准备睡觉,突然看到闯进一个血里糊拉的“鬼”来,把俩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卞兼玺七颠八倒地走了进来,满嘴喷着酒气说:“叛徒来了!”杨松柏急速上前扶住了他。

卞兼玺故意使着醉劲一拨拉老杨,指着刚进来的高进肖说:“他说我是叛徒,我是叛徒!我让他拿证据他拿不进去。你是军座,你说若何办吧?反正你们得给我说清楚,老卞我干了这些年反动,闹了个叛徒!哼,你们不给我说清楚,我就一头撞死在这了!”说完他随着身体的晃动一头撞到了墙上——他到底是个半醉的人了,这一头把个单砖墙撞得“咚!”地一声直颤!

柳宣姣二人再一看高进肖也是醉得俩眼睁不开了,知道这是俩人喝醉了酒,小高说了卞兼玺是叛徒的事,卞兼玺不干,找到这来说事了。眼看着卞兼玺醉成了这个样儿,又摔得这么惨,既拿不出证据,又不愿他是叛徒、奸细。柳宣姣心里的烦乱也翻了下去:“谁说你是叛徒了?这不是没有的事吗!”

“你问小高,高——进肖。”卞兼玺死咬住高进肖不放。

高进肖万万没有料到卞兼玺会拉他来作证,他知道本身在主力军当中是小字辈,现在柳宣姣都不敢迎面说卞兼玺是叛徒,我若何能说?正本他就喝了七八成醉,酒劲在外边经冷风一吹,一个劲地往上翻。方才为了爱护卞兼玺,才委曲压住了酒劲,而今心里一烦,酒劲立码天翻地覆了下去,“哇!”地一下子吐了一地,弄得满屋子酒腥味!

“哎呀我的老天爷呀!”柳宣姣一看此景,真是又烦又恼又气,她指着高进肖的脑门说:“谁叫你说他是叛徒的!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杨松柏急速拿来条帚、簸箕打扫地上的脏物。

卞兼玺一看火候差不多了,也将身子往上一挺,作出要呕吐的样子。

柳宣姣怕他再一吐,屋里不就成了猪圈!急忙拿来醋叫老杨给他灌醋。

杨松柏一边给卞兼玺灌醋,柳宣姣一边劝慰卞兼玺:“老卞,没那回事啊,这都是小高喝多了酒瞎说的。”

“呼——”高进肖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卞兼玺感到半途而废了,也就靠在沙发上装睡,不一会就真的睡着了。

卞兼玺打呼噜不但响,还是来回声带挂钩儿的。两小我在两个沙发上,一高一低对着打呼噜,弄得柳宣姣两口子你看我我看你,啼笑皆非,没法没辙。

柳宣姣感到困倦了,就上外间屋床下去睡了。

杨松柏又用墩布把地擦了两遍,再把墩布冲洗清洁晾上,又吸了一支烟,想知道龙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也上床去睡。

“唉——真腻味死人!”柳宣姣长叹了一语气口吻说。

“你还没睡着?”杨松柏知道妻子这几天斗劲累,以为她睡着了。

“这么烦心的事在眼前摆着,谁能睡得着!”柳宣姣心急如焚。

“嗨,你着这个急干什么?这又不是洪湖赤卫队那会儿,他出售了咱,公安局也不敢把咱抓起来。咱都是按党的政策办事,怕什么?反过去说呢,咱对老卞也没举措,关也关不得,审也审不得。公安局跟他办的事,上哪拿证据去?先胡里胡涂地这么着吧,自此留点心就是了。”杨松柏暴风骤雨地慰劳着妻子。

“我是怕钟诚、丁稼轩对我蓄志见,连老甄和老郝也会对我蓄志见。弄不好他们再跑到晚香玉那边去就麻烦了。”柳宣姣仍然心里不安。

“主力军闹到这一步,钟诚他们几个就是诸葛亮。我看他们不会由于这个事毁了主力军。工联司的头头有好多都受招安当了官,而他们俩要是那种喜新厌旧,利令智昏的人,恐怕早就受招安了。”杨松柏还是看得宽远些。

柳宣姣一听老杨说这话,心里立时一亮,七情六欲天龙。扭头看了看老杨,心里说:还是老头子向着我呀!便欣慰地说:“先这么着吧,睡吧。”她侧过身子闭上了眼睛。

人的大脑如同一个四合院,睡觉的光阴得先把院门打开,然后进到屋里再打开房门,人就算睡着了。这柳宣姣把院门打开之后,渐渐往屋里走。方才还心事重重,哪里能一下子就跨进屋里?只觉得忽忽悠悠的离屋子越来越近,梗直她一只脚刚迈进屋里时,突然听到触目惊心肠一声喊:“宣姣,快别睡了!”

由于天热,人们睡觉多是夜不闭户。随着喊声人已经进到了屋里,柳宣姣吓得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高翼德,她满不安乐地问:“深更三鼓的喊叫什么?”

“快起来吧,郝禹民死了!”高翼德觉得事关强大,哪里还管柳宣姣的神志。

这新闻犹如睛天霹雳,柳宣姣简直不敢自负。她瞪着俩眼问:“是真的吗?前地下我这来还好好的呢!”

“即日上午没的,快走吧!”高翼德大嗓门喊道,“老丁那先取得的新闻,我们派了几小我分头通知我们人去了。正好老卞、小高都在这,快起来,一块走!”

“若何死的?”卞兼玺和高进肖也惊醒了,一样不敢自负这天降的横祸。

“快走吧!一听到这新闻,我头都蒙了。光知道老郝死的有点蹊跷怪僻,我也说不清若何回事。走吧,到了老郝家就知道了!”高翼德正本就是个急性子,再叫哀思的怒火一烧,恨不得把几小我一下子提溜走!

“什么也别说了,快走吧!”柳宣姣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恶耗激怒了,七情六欲打一生肖。她穿上鞋就跑进来了。

战友的情义重如泰山。几小我哪里还顾得上入夜路远?骑上自行车飞也似地真奔郝禹民家。


看看下一
我不知道龙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

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