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这是此诗留给我们思考的人生命题吧

0

本文作者:jss  发布于:2018-4-24  分类:天龙八部sf  点击:



原文地址:作者:

目录

前言

一私人的村庄……………………………………………………布雨腾

油疯………………………………………………………………蔡鹤祥

无尘心——游无尘塔一叹………………………………………陈上

给我一瓢孟婆汤…………………………………………………陈旺源

二叔………………………………………………………………汉夫

青春知若干………………………………………………………荷颦歌

回家………………………………………………………………黄用辉

为了适当孤独……………………………………………………黄棘

茶花的梦想………………………………………………………纪圣强

一辈子好好爱你…………………………………………………林宗龙

夏日的思恋………………………………………………………林杰铃

幸存与殉难………………………………………………………刘锦华

看下去很美………………………………………………………莫笑

爷爷………………………………………………………………倪伟李

梦的守望…………………………………………………………邱荣辉

孤坟………………………………………………………………上官朝夕

你说的漂亮………………………………………………………释梦

诗·酒瓶·火……………………………………………………涂燃

暴露的利诱………………………………………………………王文展

逃亡的梦…………………………………………………………王珉

一根线的用处……………………………………………………吴文建

梦话………………………………………………………………星斗

奴隶………………………………………………………………郑梅珍

后记

一私人的村庄
布雨腾
望乡归乡
绿草蓬茸人渐稀
记忆里的热闹与愿意
像航行了长久的小鸟
最终失落了,寻觅不着
我家的左边邻居蜘蛛在门窗驻军
我家的左边邻居三条狗
和一群鸭子守着空院子
我家门前的桂圆树已枯死已被焚烧
年老的骏马驰骋在村外的草原
心爱的雏鹰也飞向了新的蓝天
年尊辈长的老牛守住村庄
一私人的村庄
日落与月升异样寂寞
没有人倾吐和细听
村庄
爱与痛雷霆万钧
谁在静静听着……

作者简介:布雨腾,原名唐儒腾,1988年降生,福建泉州人。

点评:
被轻视的村庄——读《一私人的村庄》
在本日,有两个词特别很是惹眼,一是“新乡下”,一是“农民工”。新乡下是“三农”之央浼,新乡下的容貌将是“坐蓐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化、村容整洁、管理专制”,形容的简直是诗意般的图景。可是,作战新乡下须要作战人才,中国乡下从来完备了大宗的作事力资源,但“农民工”的出现,使大宗青壮作事力流向了都邑。外出农民逐渐向工人转化,却又保存了乡下户口,他们“漂移”在城乡之间,成为都邑中身份难堪的一群,被贴上了特殊标签——“农民工”。
其实,“农民工”的称法也是难堪的,他们是打工的农民,不绝以来,我以为“工农”才是最稳妥的称号。“农民工”这种倒置的称法一经惹起了一些反面影响。歧,社会重视都邑作战,农民工是都邑的建造者,是都邑的生力军。他们不光使都邑的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而且使房价也随之上涨。更急急的是,“农民工”的称法将农民放置于修饰语的成分,抽空了农民的主语位置,听说八部天龙3sf发布网。这如可怕的谶语,都邑鼎力作战的同时使乡下位置逐渐边缘化,相应地出现了抽空乡下这一地带的危害。农民工身份的难堪性像具有沾染性,并在某种水平上影响了“新乡下”的进程。
真正的诗人,该当有直面实际的勇气和豪情。从这方面而言,布雨腾以《一私人的村庄》一诗,正击中了当下乡下的现状。望乡,近乡情更怯,但归乡看到的情状是“绿草蓬茸人渐稀”,许多田地疏弃了,“记忆里的热闹与愿意/像航行了长久的小鸟/最终失落了,寻觅不着”,再看村里的房子,蜘蛛网封住了门窗,空院子里留着狗和鸭子,却不见人影。原来,“年老的骏马驰骋在村外的草原/心爱的雏鹰也飞向了新的蓝天/年尊辈长的老牛守住村庄”!年老人如年老的骏马在外驰骋打拼,少年人如心爱的雏鹰在外求学滋长,唯有老大者如?失了耕作能力的老牛守住村子。
“我”,是从异乡归来者,现回到村庄,唯有“我”迟钝着村庄的一切,这像“一私人的村庄”,“日落与月升异样寂寞/没有人倾吐和细听”。村庄的寂寞,也是“我”此时的寂寞,但村庄的寂寞、村庄的爱与痛,有谁知道、有谁关怀呢?“新乡下”作战无疑使乡下进步了一大步,村村通水泥路,许多村子也盖起了别墅式房子。可是,许多乡下的房子人去楼空,成为老少的“收留所”,建的学校没有师生,医疗底子设施也不完好。这些现象有若干人知道呢?我想,外出的劳碌的“工农”也一定知道吧。而这首诗给了读者们一面镜子,让被轻视的村庄,从我们的刻下晃过一下。听说七情六欲打一生肖。

油疯
蔡鹤祥
休笑我常日癫狂!
我早把些事看穿,
恨恨地将愤怒深藏,
愿意地东游西荡。
我不在乎前程似锦;
我不在乎惊世爱情;
我不在乎人心暗中;
我不在乎他人死活。
我只求:亲人矫健幸运;
而我呢?疯疯癫癫,
遗忘忧愁,遗忘愤怒,
直到去逝的前一刹时。
作者简介:蔡鹤祥,1989年生,福建漳州人。

点评:
何为有地步之诗——读《油疯》有感
读完《油疯》,我想起《坛经》中的一个故事,慧能传得衣钵后,南归途中遇一人要学佛法。慧能让他先屏息诸缘,勿生一念,接着说:不思善,不思恶,便是你从来面目。一私人若是思善或思恶,就会想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了,那就会固执于概念,人就被管束住了。若是能够逾越定义,依其本性,顺其天然,也许就能“纵横驰骋,荡荡无碍”。那就自在了吧,便是逍遥了吧。我又想起唐寅的《桃花庵》,唐伯虎在诗中形容了一个自在自在、恬澹名利的隐士形象。歧,“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体现了不以外求、自在自在;“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体现了了却生死、不骄不躁;“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体现了不畏世俗、怡然自乐。

追求人生之初级地步,是人生内在的驱力,而地步之高,活着间便能入乎其中,听听六欲。出乎其外,没有羁绊。蔡鹤祥的《油疯》在某些层面上,体现了这种地步,“休笑我常日癫狂!/我早把些事看穿”,诗人写道:“我不在乎前程似锦;/我不在乎惊世爱情;/我不在乎人心暗中;/我不在乎他人死活。”不求富贵,不求儿女情长,看透人心凶险,生死轮回任天然,这便是对“我早把些事看穿”的归纳和印证。可是,在末了一节中,八部天龙变态sf。“我只求:亲人矫健幸运”,“而我呢?疯疯癫癫,/遗忘忧愁,遗忘愤怒,/直到去逝的前一刹时”。从来,求亲人之幸运,方显中国之保守孝道,但是这与前一节中“我不在乎他人死活”变成抵牾,由于有“亲人”与“他人”之区专心,便不能做到“不思善、不思恶”了,以至给人自利狭小之感。

禅,以无住为本,一旦有所管束便非禅了。话说回来,“不思善、不思恶”,并不是要人善恶不分,只是此中真理,唯靠自已领会了。有人说,现代诗歌与古诗之不同,就是缺少意境和地步,由此看来,我若以地步央浼年老的诗人,也是十分尖酸的了。另外,还想说的是,这首诗歌总体上是思想大于形象,自负诗人在技巧上多加磨炼后,会更上一层楼,写出更好的诗歌。学会七情六欲意心歪的生肖。

无尘心
——游无尘塔一叹
陈上
修禅的留鸟千年不归
跟随历史的一次转身
化身九寺栖于南边烟雨之中
多年之后他的佛心落地生根
绽如莲花清若明镜片尘不染
流连的禅意
于无尘的古塔中堪破虚妄
不谈太平不论是非
在晨夕的钟响里寂静
在春秋的悲欢内和善
在轮回的梵音中涅槃
俱成舍利
要在一次风的患难中西去
似百万亘古的尘埃
从地上接触天而去
不求普渡只为皈依
江山起落阳世变幻
岁月中斑驳的无尘塔
藏于北面诵佛声的疤痕
胸口有酸心中却依然通透亮净
若干世人的尘俗
寄望在静坐中与佛结缘
只因一世虔敬可求心内澄澈
这一日我抚摸悉数经文
不为礼佛只为触碰佛的指纹
这一年我翻越十万大山
不为指点江山只为希然宁泊
这一世我将心遗落于此
不为修得万千功德
只求此心无尘无垢

作者简介:陈上,1987年生,福建仙游县人。
点评:

佛性本喧闹——读陈上《无尘心——游无尘塔一叹》
无尘塔,一个明净的名字,一个透出禅意的名字。无尘塔,还有一个漂亮的传说,一个传奇的来历。“修禅的留鸟千年不归/跟随历史的一次转身/化身九寺栖于南边烟雨之中”。这只修禅的留鸟收起翅膀,停了上去,“他的佛心落地生根”。
什么是佛?什么是佛心?《坛经》里说:“菩提自性,从来喧闹,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坛经》中有一佛谒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从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也就是说,喧闹自性便是佛。无尘塔乃修禅的留鸟所化,它耸立于江南的烟雨中,已“堪破虚妄”了,“不谈太平不论是非/在晨夕的钟响里寂静/在春秋的悲欢内和善/在轮回的梵音中涅槃”。无尘塔只是一个“化身”,所谓“千层之塔,起于垒土”,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但它终将退回为尘土,自可是然地“要在一次风的患难中西去/似百万亘古的尘埃/从地上接触天而去”。

无尘塔是彻悟的,所以也是漠然的。“岁月中斑驳的无尘塔”,静看江山起落,阳世变幻。它看自身呢,固然“胸口有酸心中却依然通透亮净”。而世人“寄望在静坐中与佛结缘/只因一世虔敬可求心内澄澈”,世人静坐的做法,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这是此诗留给我们思考的人生命题吧。能否能求得心里的澄澈与喧闹呢?古时公案有讲,想在静坐中求成佛,就如想把砖头磨成明镜,这是极为虚妄的行为。悟得自性喧闹即是佛,那么,在“我”看来,世人的做法是至死不悟的。
诗人由塔及他人,又言及自我游无尘塔而悟禅。“这一日我抚摸悉数经文/不为礼佛只为触碰佛的指纹”,抚摸经文只是一个行动,不为阅读佛经,不为破解利诱。“这一年我翻越十万大山/不为指点江山只为希然宁泊”,翻山越岭,不为功名利禄,不为指点江山或粪土万户侯,只为安乐恬澹中悟得自性。“这一世我将心遗落于此/不为修得万千功德/只求此心无尘无垢”,再一次点明生平追求的心志,是悟得无尘无垢、喧闹无染的佛性。
现代禅诗是中国诗歌中的一朵奇葩,而以现代汉语写现代禅诗其实如古诗一样还未幼稚,有着很大的寻找空间。诗人通过无尘塔之塔名,言及佛理,奇异地将物、情、理调解在一起,以形象性物体的切入,制止了为理说理的一样平常佛禅诗“淡乎寡味”之不够。我想,这是此诗的可供鉴戒之处。
(文/大畜)

给我一瓢孟婆汤
陈旺源
给我一瓢孟婆汤
忘却心中难以抹灭的伤
让它阒然变淡
给我一瓢孟婆汤
我不想为爱生平痴狂
让爱的泪水随风而干
给我一瓢孟婆汤
带走今生的疼痛和沧桑
让我静静的化为尘土飞扬
尘土飞扬,飞扬
凝成剔透的雨点
轻盈的汇入千溪万江
那一瓢孟婆汤
竟叫我辗转难以成眠


作者简介:陈旺源,1986年生,福建漳州人。

点评:此诗。
不思量,自难忘——评《给我一瓢孟婆汤》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只须始末过情伤,材干真正贯通那是怎样一种痛。情伤会在心里留下看不见的疤痕,不思量,自难忘,它总在夜深人静时,阒然地化为泪水,从眼眶溢了进去。

让我们咀嚼下刘德华演唱的《忘情水》:“若是你不曾心碎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眼中有泪别问我是为谁/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悉数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风吹/付出的爱收不回/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生平不伤悲/就算我会喝醉就算我会意碎/不会看见我流泪……”若是真有忘情水,那多好啊,世上也许就少了许多酸心人吧。

可是,忘情水只是传说,就像孟婆汤一样。传说人死后,在经过奈何桥前,要喝下一碗孟婆汤,只须喝下它,就可以遗忘今生今世的烦懑、恩爱、情仇,可以无系念地重新投胎做人。若是在实际里,有人给我一瓢孟婆汤,我就可以忘却心中的伤,就不用为爱而生平痴狂,让爱的泪水随风而干。若是真有人给我一瓢孟婆汤,也许意味着我离开了人世,固然不再感受今生的疼痛与沧桑,但我将化肉身为尘土,尘土飞扬,飘散在地面,凝成雨滴,汇入江海。

孟婆汤不像忘情水,让人在今生今世就可以重头再来,喝下孟婆汤,可以终止伤痛,但也终止了个别生命。诗中以“孟婆汤”为虚设的意象,但这一瓢孟婆汤,怎不让人辗转难眼呢?也许如佛家所言,人有七情六欲,便有无穷的烦懑丝,红尘之中自有甜酸苦辣。谁能看破红尘,谁便能在红尘中真正安身立命。人有七情六欲下一句这是此诗留给我们思考的人生命题吧。这是此诗留给我们研究的人生命题吧。这首诗感情热烈,直抒胸臆,行使屡屡,重视音韵,可是,缺少技巧性的提炼,略微直露了一些。

二叔
汉夫

没有躯壳的灵魂
仍旧带着临走前满身的病痛
于无声的世界里
千百次哭诉自身的相思
纵然经过长久长久的日子
仍旧不能宽心这尘世的
妻子与子女
总是在昏黄间让她们看到
自身的身影
纵然又经过长久的年代
仍旧不能忘怀
总是在深夜让人梦起
或是静静处
敲醒甜睡的房门
让尘世的亲人欣喜
自身还不曾离去……


作者简介:汉夫,80年代降生,福建泉州人。

点评:

魔幻中的相思——读《二叔》

唐诗人杜甫写过一首《月夜》,其中有一句“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有诗评家说:学会八部天龙sf发布网。“公本思家,偏想家人思己。”这种从背面着手的写作技巧,在古诗词中无意可见,如“遥怜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可是,当我们再看汉夫的《二叔》,其打破生死畛域,以死者来写生者,在“背面着手”的技巧上比之古人更进了一层,并且具有了魔幻颜色。
“没有躯壳的灵魂/仍旧带着临走前满身的病痛”,灵魂之有无,在实际中是生计龃龉的,但在文学作品里完全可以“惹是生非”,灵魂离开了身材,但仍旧带着病痛,点明了二叔的死因。“于无声的世界里/千百次哭诉自身的相思”,说真话,这两行虽明白,但写虚了。且看下文,“纵然经过长久长久的日子/仍旧不能宽心这尘世的/妻子与子女/总是在昏黄间让她们看到/自身的身影”,死者显形,让妻子儿女昏黄中看见自身;又“总是在深夜让人梦起/或是静静处/敲醒甜睡的房门/让尘世的亲人欣喜/自身还不曾离去……”死者可入生者之梦,或夜中敲亲人房门,指示自身的生计。
在诗中,死者“二叔”不绝处于自动的位置,但死者不可以或许复生,此诗中死者的显示就给人妄诞之感,可是读来又不会缺少可信度,若用现代心绪学讲明,有所思便有所梦,以至还会出现幻觉,二叔的显示也就一般的。同时,文中写二叔的相思,其实是更写出活人对二叔的相思。想知道八部天龙sf发布网。

青春知若干
荷颦歌

曾经,那几遭风雨相泣
而今,这一段心灵猜忌
都已成遗迹
春草的眼眸里,几度嘘唏
我摊开情意,为她拟笔
化作一曲相思
蝉儿冬眠了半个夏令
却只为灰飞烟灭的呼啼
倚着你,呼降生命的诡秘
当作流年的意义
秋水的泪雨捷足先登
谁又为她拭去眼角的胭脂
将酸心偷藏,不是你的皈依
何处刮一缕爱,从天而泣
落成不离不弃
那一抹雪地
并不是冬中截下的纪念
拓开你容颜的印记
有几湾笑意,漫着涟漪
一如青春的雄壮
不慎重让岁月的顽皮调皮
泛动成若有似无的旖旎
经住了风雨洗礼
泛着一道道年老的遗迹
我们给她取名青春祭


作者简介:荷颦歌,原名刘益平,字若鸢,1988年生,福建莆田人。的人。

点评:
青春的四季——读《青春知若干》
青春期是充满发怒的,就像毛主席所说:“你们青年人欣欣向荣,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清早八九点钟的太阳。”可是,对于80后的一代人,青春期似乎是当年时了,“曾经,那几遭风雨相泣/而今,这一段心灵猜忌”,而且并没有留下旭日的暖意。
“春草的眼眸里,几度嘘唏/我摊开情意,为她拟笔/化作一曲相思”。春草,与春天相关,也与打算相关,可是,诗人只听到嘘唏,由于春草不再属于自身了,唯有摊开情意,作一曲相思。而夏蝉,“只为灰飞烟灭的呼啼”,呼啼岁月的流转。青春期也像多愁善感的春季,以泪水洗去心伤,但爱情又相随,在一旁陪伴快慰,有爱也有恨,这就是青春期吧。生命。青春贞洁,如冬中的雪地,可是岁月又将它化为水,化为涟漪。剩下的还有什么呢,唯有这一首诗,像多余的遗迹,且将此诗作为青春祭吧!
大多的80后一经跨过青春期,走向幼稚,这首诗以青春为题材,自有可取之处。可是,诗中立意似有不明,意象也缺少整合,略觉纷乱。另外,求押韵本无不可,若是行使得不天然,却造成刻意为之的僵硬,以至妨害诗意。这是我们写诗中应该注意的。

回家
黄用辉

我在入夜之前赶路,八部天龙sf发布网。
我要回家去
看看我的老父亲
让他尝尝我买的月饼
这是多熟谙的路口啊
从军走的哪天
你就在这里挥手
厥后才知道
你还在这里
偷偷抹眼泪
这是多熟谙的山路啊
曲委曲折的弯道
有被我们用自行车碾过
的记忆
这是多熟谙的小河啊
深深浅浅的河床
小友人们总选在
大坝放水的功夫
横渡
我要赶在月圆的功夫
回到家
回到你的身旁
回到小功夫睡的床上
回到哪甜甜的睡梦里去!

作者简介:黄用辉,1982年生,福建三明人。

点评:
每逢佳节倍想家——读《回家》
思乡念亲是我们每私人固有的情结,像血液一样奔涌在我们的全身,只是不同的主贯通挑选不同的表达方式。诗人当以诗歌的形式,而不同的诗歌作者会有不同的料理本事,黄用辉就挑选了一个很特殊的时间点——入夜之前,“我在入夜之前赶路,/我要回家去”,“看看我的老父亲/让他尝尝我买的月饼”。老父亲点出了老大,买月饼,点出了自身的孝心,更是点明了中秋节日。正逢中秋佳节,才急急急地想赶回家去。
“这是多熟谙的路口啊/从军走的那天/你就在这里挥手/厥后才知道/你还在这里/偷偷抹眼泪”,桑梓路口是送别之地,当年就是在这里和父亲挥手辞行,厥后才知,父亲还偷偷抹着眼泪。这感情是多么真挚而憨实。然后“是多熟谙的山路啊”,“曲委曲折的弯道/有被我们用自行车碾过/的记忆”,在山村,山路是相关外界的独一通道,此时返家,复经此路,势必回想起当年与山路相关的种种始末。峰回路转,就可以看到家前的小河,“深深浅浅的河床/小友人们总选在/大坝放水的功夫/横渡”。
诗人在回家的路上边看边想,从军之时,骑自行车外出求学之时,年少横渡小河之时,离家越近,诗人想得越悠长。末了一节,“回到家/回到你的身旁/回到小功夫睡的床上/回到那甜甜的睡梦里去!”由实到虚,因家是最暖和的港湾,七情六欲天龙。想回到那甜甜的睡梦里去,对家和亲人的情感也升华到极点。全诗说话华而不实,感情诚笃切实。

为了适当孤独
黄棘
为了适当孤独,我入手下手设想
设想一私人在空荡荡的房间
设想一私人走夜路
设想一私人离开无所依的异乡
设想一私人如何秉承寂寞
春天里纵使有百花竞艳
在我的设想下也是孤独的
所以我设想一私人
如何像一棵野草长在你不曾经过的路旁
如何把根深深扎进土里而无人晓得
但我知道,那个功夫
我就可以攒够了孤独的资本
我就可以形单影只
像一只飞鸟,为了去逝而摒弃蓝天
作者简介:黄棘,天龙八部sf七情六欲。本名黄文辉,1987年降生,福建漳州人。

点评:

思想者的孤独——读《为了适当孤独》

像是周国平所说的,他说:“孤独是人的宿命,爱和友爱不能把它废除,但可以将它抚慰。”也许他说的是无误的,孤独是人的宿命,但我们在生活中却又那么忌惮孤独。学会七情六欲。当有人勇于重视这种孤独,甚或去适当这种孤独,我想这是一个勇者,也是一个思想者。
“为了适当孤独,我入手下手设想/设想一私人在空荡荡的房间/设想一私人走夜路/设想一私人离开无所依的异乡”。古诗云:“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风雪夜行人”也是孤寂的形象,独在异乡而举目无亲也是孤独的,这些想像的都是孤独的境况,是为了适当孤独。那么,“设想一私人如何秉承寂寞”,这一句不光直白了,而且重复上文的乐趣,完全可以删去。
最寂寞的功夫不是一私人独处,而是喧闹中无人懂得之时。孤独也是如此。“春天里纵使有百花竞艳/在我的设想下也是孤独的”,在我看来,这是有地步的孤独,能从发达之中看见萧索,能从热闹之中看见孤寂。所以,“我设想一私人/如何像一棵野草长在你不曾经过的路旁/如何把根深深扎进土里而无人晓得”。
题目是,当一个适当了孤独又如何呢?诗人这样答复,“我就可以形单影只/像一只飞鸟,为了去逝而摒弃蓝天”。为了去逝其实是为了生存,只是由生到死而已,摒弃蓝天是虽在天地面航行而不顾蓝天,其意便是,形单影只是孤独的,但像一只不论外界的鸟能够独立自主地生活。既然孤独是人的宿命,那么为了适当孤独,不如说是为了更好地生活……

茶花的梦想
纪圣强
离开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李翊君 七情六欲。我的怨家
到没有人认识的远方,重建家园
茶花茶花,高慢的茶花,枯瘦的茶花
离开熟谙的都邑,面目一新
到一个生疏的地点,重建家园
干旱无雨,遍地黄沙,没有黄金
寝陋的腐虫,留下一张死皮
松柏、竹兰、梅菊……呼我等等,留给。一起开拔
到塔里木去建一条新的河流,重建家园
与胡杨为邻。引来天山、昆仑、珠穆朗玛……
冰雪,来灌溉沙漠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没有人知道我为何来
灌溉沙漠,重建家园
建个新城,没有混浊
死在塔克拉玛干沙漠
累累白骨都埋在沙下
这里比文化来的明净


作者简介:纪圣强,降生于1988年,福建尤溪人。

点评:七情六欲指什么。
梦想与理想——评纪圣强《茶花的梦想》
工业社会坐蓐了大宗的精神财富,人们从精神损耗中享用了物欲的知足,但人们的元气家园却逐渐荒芜。身处发达都市的人们,是沉溺其中,还是挑选元气的自我救赎?无疑,纪圣强挑选了后者。
“我”挑选了离开。“离开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也离开“我的怨家”,对实际的满意、高慢的决绝。这是一种坚贞的容貌。由于唯有倒掉杯子里原来的水,材干装下全新的水。唯有遗弃?掉旧有的一切,材干真正“到没有人认识的远方”,重建全新的家园。
“干旱无雨,遍地黄沙,没有黄金”,这生疏的地点,瘠薄而恶毒,还有“寝陋的腐虫,留下一张死皮”,固然曾有过生命的迹象,但目前是毫无生机了。这与花天酒地的都邑变成了热烈的反差,暗示着元气家园的重建所面临的严酷环境。可是,元气之旅并不孤独,有志气相投的“松柏、竹兰、梅菊……呼我等等,一起开拔”。
“建一条新河流”,这是新的创建;“与胡杨为邻”,胡杨作为历史的遗留,暗示依傍历史元气遗产。“引来天山、昆仑、珠穆朗玛”的“冰雪”,“来灌溉沙漠”,化冰雪为水,来津润人们萎靡的元气世界。
可是,看看七情六欲指的是什么。作为一个默默的重建者,“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有人知道我为何来”,也许最终建立了一个“没有混浊”的“新城”,也许一无所成,“死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懊悔,由于“这里比文化来的明净”。
茶花并不耐寒或耐热,与保守中标志高洁的松、竹、梅等不可并论,但在花语中,茶花表示对理想的爱。这样,茶花在诗中标志着元气追求者,无疑又是稳妥的。我想,这也是诗人的一种表态吧。
这首诗固然在说话上还有一定的提炼空间,但情感上充实表达了作为一名默默的诗歌写作者,该当终身为人类的元气家园添砖加瓦,直到“死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情怀。我想,在实际中,建立新的元气家园,这是茶花的梦想,而行动起来,便成为茶花的理想。
(文/大畜)

一辈子好好爱你
林宗龙
给你买曼妥思,讲安徒生的童话
给你一个蜗牛大小的家,
可以挡风,可以遮雨,
给你一片漫无边沿的沙滩,
有海鸥,有椰树,有明净的阳光,
天外很蓝,海水很温存,
给你城郭,给你青山,给你炊烟袅袅,
给你一户人家,一扇檀木窗,
每天的薄暮,我背回一堆干树枝,
悄悄地推开,长满绿苔的老柴门。

作者简介:林宗龙,这是。1988年,福建福清人。

点评:

田园爱情——评《一辈子好好爱你》
爱情,是一个说不透道不尽的话题。有人追求轰轰烈烈、风花雪月的爱情,有人羡慕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爱情。爱情,还有贞洁与不贞洁之区分。在实际生活中,有人说谈不起恋爱了,就男的而言,由于首先你要帅;你要是不帅,那你要有钱;你要是没钱,那你要个高;你要是个不高,那你要会说话;你要是不太会说话,但你要滑稽……其实,一切绚烂终要归于平淡,爱情本在鄙俗生活中。“三亩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生活中的爱情,安定而充实,最为本真,我将此称为“田园式爱情”,这种生活当然也可称为“田园式生活”。
“给你买曼妥思,讲安徒生的童话”,曼妥思是一种薄荷糖,给爱的人买糖果,又讲童话故事,在摈斥早恋的情况下,这种对于情侣的行为体现了一种浪漫。可是,这种事情又是特别很是微细的。接上去,诗人写道,“给你一个蜗牛大小的家,/可以挡风,可以遮雨,/给你一片漫无边沿的沙滩”。有一个可以挡风遮雨的家,命题。还有一片沙滩,沙滩上“有海鸥,有椰树,有明净的阳光,/天外很蓝,海水很温存”。这小小的家是临远洋边的吧,蓝天、碧海、阳光、海鸥,一切都那么平和、天然。这家也许背靠一座城池、一座大山,所以说,“给你城郭,给你青山,给你炊烟袅袅,/给你一户人家,一扇檀木窗”。这些画面大多显示的是大的。在这广博的视野中,“你”有一扇檀木窗,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外表的空旷,还可以看到“每天的薄暮,我背回一堆干树枝”的身影。在这里,有“我”陪着“你”,而且一辈子。
生活中所见的爱情,央浼给房给车,给花给钻戒,诗中的爱情不央浼给这些,但所求的不是更少而是更多,给一个小小的家,给一片沙滩,给一群海鸥……只是后者所给的大多是天然界本有的,“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这表达了对“田园式生活”和“田园式爱情”的追求。听听八部天龙3sf发布网。整首诗并无太多的技巧,说话常稳,爽拖拉性凝练,而采用了犹如的句式“给你……”,排比的修辞手法出现了缠绵深情的气氛。

夏日的思恋
林杰铃
挥手惜别,
大二的日日夜夜游走在岁月的通幽小径,
掩着灯,
翻阅一卷卷泛黄的记忆,
犹如就在昨日,
那似曾犹如的昨日。
听着熟谙的旋律,
审视窗外擦过的风物
昏黄中的细雨,
总在回家的小路,
喃喃私语,
恍惚了一切……
夏日里的阳光,
豪情了,
开朗了,
猖了,
一抹含笑,
拥抱了HAPPY!
大大咧咧,
不委屈,
像花季般艳丽!
萧瑟,
枫叶的寂美,
飘零了一地,
木屋的风铃,
尾随着夕照的朝霞,
慢慢远去……
小小的棉手套,
暖暖的,
樱花未及的冬日,
纯洁而纯净,
昔时的天真,
镌刻在雪中,
溶解了……
画卷里的飘逸,
走失了灿漫,
唯有那墨色,
经久不褪,
接续着那不变的情结。

作者简介:林杰铃,80年代生,福建漳州人。
点评:
青春的絮语——读《夏日的思恋》
学生的一学年末了不是在冬日,而是在夏日。在长久的几年大学生活中,每学完一年级,都会惹起一阵叹息。回首当年的日日夜夜,你知道思考。就是“挥手惜别,/大二的日日夜夜游走在岁月的通幽小径”。在灯光下,“翻阅一卷卷泛黄的记忆,/犹如就在昨日,/那似曾犹如的昨日”。
总括之后,诗人入手下手纪念这一学年中的春夏秋冬。春天是多雨的时令,“昏黄中的细雨,/总在回家的小路”。夏日里的阳光,像花季般艳丽,“豪情了,/开朗了,/猖了,/一抹含笑,/拥抱了HAPPY!”秋天的萧瑟中,也有枫叶的静美,“木屋的风铃,/尾随着夕照的朝霞,/慢慢远去……”冬天的日子,纯洁而纯净,一句。“昔时的天真,/镌刻在雪中,/溶解了”,在春雨夏阳、秋风冬雪中,发明自身已逐渐地滋长,但总有经久不褪的某种情结,如白纸黑字般鲜明确明明现。
整首诗固然抓住了各时令的特征,有所描述,采取青春期个性的说话,学会七情六欲。收回青春的絮语,但是在细节上不够入微,性情性子颜色也不够鲜明。也许,有些作品不是为了取悦读者,而只为表达自身简单的心声吧。
(文/大畜)

根源:闽文学网


听说我们
看着人生
听听给我
你看下一

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